仄言

信徒【獒博】

King:

遥远的风里排山倒海的加油声与安静快节奏的乒乒乓乓声相继飘荡起伏,混沌中仿佛被两种刻在生命中的细微又清晰的声浪唤醒


 


越清醒声音越真实,仿佛身处其境


 


猛地睁开眼,一眼看到红色赛服的他在赛场上拼力反手拧拉,头发打湿了,对手是马琳


 


看场景是乒超——他生命中最熟悉的战场之一,正想感叹好多年没有梦到此刻了,乒乓———随着最后一球的结束,全场观众站起来沸腾起来大喊着“张继科”、“张继科”


 


这是他的战场,血突然就沸腾起来,一颗心脏在猛烈地狂躁,激动与兴奋快要溢出来————这,这不是他的心脏,在张继科没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跳过挡板,带着呼啸而过的风和心情向另一个自己奔跑过去


 


在他相拥的那一刻


 


张继科觉得这颗心脏——方博的心脏速度太快了,反而要停了


 


“张继科你赢了!”,话里的语气、话外的呼气都是欣喜


 


“我我我我我艹要死了还还好赢了”,大脑如是说


 


尽管处于懵懂之中还是觉得好笑,这博儿哥真夸张,哪有那么容易死,吐槽归吐槽,心里还是小得意的。瞧,我这弟弟,从小带大的,感情就是不一样,打断腿连着血肉的亲,是真真实实有迹可循的感情。另一个张继科拍拍方博,眼睛里也是实打实的开心,这比赛赢得艰难且兴奋,胜利者的开心披星戴月,是荣耀。貌似看见了谁,松开方博走了过去。张继科明显感受到身体里所有的鸡血下一秒随着那个张继科推开方博的身体,走向马龙那一刻,一点一滴冷却


 


像是滚烫的河水一点点结冰,尘封住河底暗里滋生并肆意、疯狂生长的森林,从此再无踪迹。


 


大脑不再吵了


 


四肢毫无生气


 


张继科有点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安静,此刻心脏说话了,声音软软的凌厉,“算了吧,他不爱你,你没戏”


 


“你最好记住” 


 


震惊中张继科觉得有无数针尖在扎着方博的心脏,还有手死死地拧了一把方博的心脏,疼


 


张继科从清醒那时起,没在意过此刻在梦里还是现实,没惊奇他成了方博,还感受着他这小师弟的一切,可方博心里的疼却让他震惊得张开了嘴


 


方博,喜欢他。整天在组里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方博喜欢自己。不知道到从何时开始的与他有关的情感,张继科不知道。


 


心脏还是疼,身体已经慢慢跟上去,笑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张继科看到另一个他随意的把手搭在方博肩膀上


 


砰————


 


心脏又开始跳,嘴角还在笑,大脑却冷静地重复着之前的话,“你最好记住”


 


 


 


 


秋季多雨,雨里常带冷气,在日落时从地下冒出来寻求个寄宿之地。


 


睡前还是蝉鸣树绿的夏日午后,耳边是知了的叫声与空调的嗡嗡声。一觉醒来,不但变了季节,还与他人共享一个身体,还无支配权,仅能被迫“倾听”他弟的心声


 


这算什么鬼


 


而且


 


方博喜欢他···


 


不知该是震惊反感还是恶心难解,好像也没什么差。张继科想起在网上看的什么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什么的,草,还真是灵感来源于生活。


 


心口还在木木的疼,方博却毫无知觉般慢吞吞地收拾了好久东西才出门,虽然还是挺乱的,这孩子过得相当随意。眼看着都推门出去了,又回来拿了一件外套,大脑还想着,“不知到那几个人穿什么,要提醒下他们吗,还是算了吧……”


 


方博是易冷体质,常常天一冷冻得不时打哆嗦。张继科见过几次,清晨里军训时甚至比赛时都见过,一脱下羽绒服就莫名的打寒颤。张继科不理解那种感受,他身体带火,不怕冷,但知道了总会提醒方博多带一件衣服。


 


他这弟弟还没傻到家,看方博出个门笨手笨脚的来回折腾了半天,笑点常常莫名低的张继科无心欣慰,也笑不出来


 


他不能冷眼旁观,也不能热心参与


 


只剩下火燥燥的心烦。不是,方博什么时候喜欢自己了。好烦,烦得想睡觉,但胸口顿顿地疼,睡不着,是方博的痛。若是别人,张继科就随他去,爱死爱活也与他无关。他又不是神仙,管天管地还管谁喜欢谁


 


可他得管方博。方博不是别人,队里师兄弟那么多,只有方博是真正数得上的弟弟,他答应过方叔还有他爸,照顾好他。


 


可现在方博喜欢他,草,又绕进了死胡同。张继科说不出来什么感受。甚至有点想脱离这个身体。他觉得不应该。


 


他是帅,也好看,球打得也数一数二,性格也好,可是……,这也不该是方博喜欢自己的理由,更没理由为他心口疼,他该好好的


 


很复杂的说不出来的心情,就像喂了十多年天天教他怎么躲开猪的小白菜,突然有一天为了自己枯萎了


 


这想象太刺激了,张继科摇了摇头想摆脱这个想法。唉,要不他喜欢,就让他喜欢好了。等再长大点就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得了?短短几个小时内换了N种态度,张继科觉得他太能适应新生活了。


 


“哎呦,博哥你可来了,还以为你唱歌还能迟到呢”


 


方博嘴角边笑哈哈地,“哪能啊,又不是训练,哎,我的歌点好没”


 


看样子已经好了。


 


小孩儿。


 


他弟还小着呢。张继科自欺欺人地释然,毕竟方博还是不喜欢他比较好。可千万别要死要活地喜欢他,要不然他怎么向张大教练交差?你儿子太优秀了,所以你从小疼到大的徒弟爱上我了?想着都能感受到小皮带的啪啪声。


 


张继科在方博身体里想象着自己因为帅而被师弟爱被老爸打,方博的手边已经握住了酒杯。一扎。


 


“哎,方博你能不能啊”,另一个他坐在对面说话,怼他也侧面关心着。


 


杯子肉眼不可见的抖了一下,笑嘻嘻地耍赖,“我就喝一口”


 


大眼睛亮亮的,真诚而狡黠,像个在自己地盘上欢快蹦哒着的兔崽子,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笑那么欠揍


 


对面的坐着的人翻个白眼,手摆了摆,一副懒得理的样子,真酷。


 


心脏里像打翻了甜水,甜滋滋的热气四处散,那是糖果融进了温泉,是他没尝过的甜。说不清,非要解释,就是年少时他从花鸟市场抱回来了一只小狗,看着毛茸茸的可爱团成一个球缩在他怀里,心里有千万羽毛飘过,有甜水冒着,但更甜点,更多羽毛。


 


心脏没说话,但它是真开心


 


方博仍旧如常笑嘻嘻得小口喝着,马龙拿过一杯水递给他,笑容温柔,用奶音说着,“大歌星,赶紧润润嗓子把话筒拿过来吧,雨哥一看话筒我就怕”


 


一席话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翻,方博也站起来,笑嘻嘻地,“那必须的”


 


好像没事了。张继科哄着自己说,小孩还是喜欢玩,哪有那么多心事,差不多可以放心了。你看,真遇见事情了,才能发现,自己的弟弟还是自己疼。别人往日里的关心再多也没用,关键时刻操心的还是自己,就像方博手腕受伤,为他奔走的还是肖战,为他鼓劲的还是他张继科。就像他张继科被退回省,不管流言只信他的,还是他弟方博


 


有时候,他觉得,方博打小是他师弟这件事,他打小是方博师兄这件事,于他于方博,都特别好,像命中注定。


 


想起小时候,身体里的张继科嘴角边温柔勾起。砰噔,心脏又开始跳。皱眉,再抬眼看,马龙和那个他正说笑。


 


两个人不知说了什么,笑的不见眼睛。心被揉在一起,张继科拧着眉感受着他的疼,这个人仿佛无感还在忘情地唱着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握在手中又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方博不笑的时候看着总苦苦的,曾开玩笑说他小时候吃黄连吃多了。而此时,发觉也会因为吃醋。张继科有点担心他的情绪外漏,比方博还紧张的环顾一遍四周,却发现大家都该干嘛干嘛,小胖拉着周雨玩,大番在一边看着;另一个自己和马龙在说话,许昕在一旁玩手机时不时搭话。闫安和林高远凑在点歌机前,为下一首歌打打闹闹。方博认真专注地唱着歌


 


人挺齐,也和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快乐,各得其所。反衬得他这个师弟更难过了。张继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和方博,这刚刚发现的事实


 


散场时几个人喝的醉相互扶着走。方博难得没喝醉,另一个他却醉了,整趴在方博身上。方博扶着那个他走,那个张继科话唠的不行,拉着他就讲反手正手


 


“嗯嗯,你说的都对”,他听见方博颇为敷衍的应付,心里却沙沙地曼妙起舞长出了一朵鲜嫩的花,柔软而清丽,于风中摇曳着美,花影婆娑少年心。张继科觉得今晚的自己是个偷窥者,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看着方博把他放在床上,给他拖了鞋,盖上被子,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


 


眼睛里有深情,面无表情,以为那个声音要言情剧里般表白了,却没说话,也是奇了怪了。


 


走出去时,站在门外不声不响的闫安吓了他一大跳,倒没吓到方博。正要开口吐出男人们的语言。一直贴着墙的闫安走过来,伸手盖住了方博眼睛,看着他,浑身上下露着一种冷静地急躁,


 


“别看他了”


 


“放弃吧”


 


劝告的声音骤然急切,“他张继科看不见你做的,听不见你说的,也不是你的!”


 


黑夜里方博的心脏如此平静,甚至悲凉,闫安的话仿佛毫无杀伤力,“我知道”


 


张继科闭上眼再打开,还是闫安手心里的黑暗。如果此刻张继科还能假装万事安好,那就是个弱智。所有人都清楚明白,只有他这个当事人不清楚对吧?眼睛里的愤怒如果有形,能烧伤了闫安手心。偏偏方博一句简单的话也能浇灭,他一字一顿地说,“闫安,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受苦的”


 


那个声音又开始四面八方冒出来了:“不用和我说,我知道。他是风,谁也追不到”


 


“傻子”,张继科在心里生气


 


“可我乐意当个傻子,谁也管不着”


 


 


 


凌晨四点半,看到海棠花未眠。张继科记得那个小日本儿诗人说道,当时还觉得挺高级的,也很押韵,现在看来,张继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快五点了。不过是失眠了,说那么好听干什么


 


经过一天的比赛和赛后聚会,方博睡得挺香的,打呼顿挫有致,“像个一百多斤无忧无虑的孩子。”看着那张睡死过去的脸,张继科再次觉得灵感来源于生活。


 


忍不住揪了揪头毛,他甚至想像以往那样叫醒方博,拉着他陪他一起失眠。凭什么方博的事,他跟着睡不着。


 


“可我愿意当个傻子,谁也管不着”,屁,傻子才没你那么笨。


 


小时候让球让到输,还躲到一边哭的傻子。长大也没长进,你喜欢谁不好,非喜欢我。你喜欢别人,我能帮你参考,你喜欢我,我能怎么帮你?!


 


都说往事过眼云烟,今晚的张继科眼前烟雾缭绕。


 


从第一次见方博那个妹妹头,到方博给他做陪练,到他揉着方博的头说“你不行谁行”,到他退回省队后方博打电话安慰陪着他,到“赌命我赌你”,回忆经不住细琢磨,他一直以为他带着方博长大,原来也是方博一路跟随着他,走走停停,磕磕绊绊,再回首,已经十多年。


 


人生中,再没有一个方博,羁绊那么深了。低头看,方博卷成一团安稳的睡,白天疲惫了一天的心舒缓地休息,一张一弛地呼吸。没有一点防备。


 


好像从小方博就是那样矛盾的人。想赢还不忍心对手输,球风凶狠整个人软绵绵的,心高不气傲,人傻心思还多,明明喜欢温柔体贴的却喜欢上自己,刘指导说的没错,“是真傻啊”。以前就说过他,“你要是想刻苦训练就别天天迟到”


 


“我我我起不来,就就其他时间比别人多练一会儿”


 


爱走弯路。当时马龙从他俩身边走过怎么说他来着,“大博喜欢就多练会呗,这你也管?”。能不管吗,还不是反复给看门大爷送礼多照应点。


 


“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比较了解”,他曾对着镜头说。还不如不了解,你这清醒而孤注一掷的感情。张继科有点绝望,比谁都渴望,比谁都抗拒,谁说你不是天蝎座。


 


睡着前,张继科想,这若是一场梦,也应是噩梦,乱糟糟的噩梦。“方博”不是方博,“张继科”是张继科。他是毫无干系的男主角。方博是独一无二的男主角。


 


 


 


 


还好方博的世界不是围着他转,要不然得多尴尬


 


张继科手托着脸想


 


其实认真看,方博的日子过得相当丰富多彩


 


每天起不来缩在被窝里要死要活嗯嗯唧唧的样子,被大番拉开被子也愁眉苦脸的,心里也愁眉苦脸的。起床气上来了,一句话也不愿意说,心情如死亡前寂静无声,大番一秒看不到,嗯,又睡过去了


 


每天大口吞早餐百米冲刺去乒羽,迟不迟到看老天爷的心情。还是憋着一口劲每天练到最晚,然后傻乐着和看门大爷招手说再见,心里得意的向前走又不知方向的小迷茫,鼓励着自己,“挺好的,你就是坠棒的高富帅博哥”。也会心情不爽,躺在地上装死,像小时候大半个小时不说话,傻。


 


看他在心里小本本上记上一比又一比的账,艹,居然还有他的名字,原因是话唠,想上厕所还拉着说反手


 


小混账,不是为你好吗?就你那反手!眼睛一眯,正要吐槽,另一个他已经上手摸摸后脑勺,“最近反手挺好的,要相信自己。还有,正手也得练,这是你的大招”


 


张继科干咽口水,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看人那么柔情似水呢,瞧瞧着桃花眼里的宠溺,张继科打赌,他不是故意的。


 


嗯,方博的生活不是为他转,但或许,可能,大概心跳几乎都是为他跳,眼角余光都是他,在捡球时,对拉时,在他直起腰休息时不轻易间都是那个张继科的身影。张继科享受着日常的宁静还有开心还有年轻的固执张扬热血,躲避着那种感情。越躲避越明白,那种感情深刻而清醒。更让人心疼。


 


过了最初的排斥与不知所措,张继科只能心疼他弟。


 


那感情像一把红丝线缠住了方博,紧紧束缚成一个茧,呼不出气,找不到解开绳索的开端


 


他想,这次他是真的有点心疼他弟了。这一点他也不知道是多少。


 


他本来是最有资格心疼的,哪怕他没有邱大脾气那么疼他,没有闫安许昕那么陪着他,没有崔庆磊那样开导他陪着他玩,没整天腻在一起,没同过房间,没微博下互怼,甚至互不关注,但他是看着他长大的,带着他走过来的,甚至一手教大的。他最有资格


 


“方博,过来”,另一个他在招手。见怪不怪,肖战管不住方博时,总他出马。


 


就一个招呼而已,至于那么激动吗。脸上木木的,除了眼睛亮一亮看不出开心,但身体之下每个呼吸都在激动,“我去,我哥真帅”


 


他弟的爱情是这么隐蔽,以至于他那么多年不知情。他最有资格心疼他,安慰他,陪着他。


 


可他不知情。也没资格。以后还能面对他吗?


 


“他最怕你了”


 


突如其来的心酸


 


哪里是怕,那颗惴惴不安的心,让张继科想起了那首诗


 


“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他凋零的心”


 


 


 


所有好的午后阳光里都适合回忆,暖暖的,隐蔽了流年里的孤独和偏执


 


他的爱情,很早,很光明正大,很轰轰烈烈


 


他喜欢那个女孩,他喜欢她的眼睛亮亮的,她的嘴巴红红的,她的皮肤白白的,她的笑甜甜的


 


像是心有灵犀,方博也在想这个,他曾经的嫂子。所有的快乐像潮水褪去,甚至开始砸键盘为目标似的打游戏。张继科张张口想训他——因为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把握不好心态的事情他没少骂他,可发不出声。想想也算了,不过是个游戏而已。


 


方博爱打游戏,打的烂,可见也没下什么功夫,小雨经常吐槽他游戏打的烂送人头,张继科没玩过,很不以为意。但他第一次见到小学生一样挺直背坐着打游戏的,让张继科觉得他这弟弟真与众不同,像个傻瓜。


 


张继科想笑也笑不了,因为方博此刻焦躁,心烦,委屈,全闷在心里。而张继科在他身体里感受着这一切。


 


他看着小孩儿赌气把键盘扔了,心累的躺在床上,胳膊挡住眼睛。想起那女孩,心里满满的嫉妒和自卑


 


好担心他哭,方博还小的时候,特爱哭。让球输了也哭,记不住教练教的内容也哭,被教练凶两句也哭。一度让张继科怀疑人生,板着脸说,“别哭了”


 


方博却笑了,吐着舌头,“哈哈哈哈你学教练学得真像,我才不怕你”


 


……


 


那时候的小孩多乖,哪像现在这小子,什么都藏着。最终方博胳膊放下来的时候,张继科松了一口气:眼睛一遍清明,还好没泪。


 


若有所思,夜有所梦。


 


晚上睡觉时,张继科也进入了他的梦。一进去就红了脸。梦见了他自己站在乒乓球前对着方博说,赌你赢。


 


好中二的宣言,作为旁观者简直红了一张黑脸。但那时他就是那么想的。没人比他更了解方博的付出,更期待他有所收获,拿回他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两个人对面站着,两双眼相互看着


 


心跳声,砰咚,砰咚,砰咚,有方博的也有他的,像是大事发生前的预告


 


艹,不好,他看见方博突然不顾一切的疯了一样按住了自己,在梦里,终于找到宣泄口般释放着所有的感情,毫无章法的吻着他


 


这个压抑着他的感情他的梦想他的心事但内心火热的男孩,额头抵着额头,喘着气认真而郑重对他说


 


“别离开我,我很快就赶上你的”


 


“别丢下我,求你了”


 


“我也想赌,用这一生,好么,好么,继科”


 


方博的心脏有力的跳着,胸肌相触,他的眼睛直白地盯着他,喘着的气呼在他脸上,渴望明显,是一个成年人的渴望。


 


身下的那个人表情看不清,偏生目光如炬看着他————他和方博,张继科觉得身下的他在看他,方博也在看他,那些情话都是给他说的,所有的沉默也是等他回应,接吻也是和他,像是他和另一个自己接吻,又像是他被方博强吻了,无论哪一种都让他突如其来的羞涩


 


脸红的滚烫


 


四面八方都有眼睛看着他,温情的,偏执的,带着欲望的,纯真的,专注的…


 


有鸽子在他心里扑腾乱飞


 


场上撕衣服被那么多人看着都不害羞并引以为傲的张继科,此刻在这春梦里烧红了脸,一代更比一代强,马赛格一代比一代重。


 


“滚开,恶心”


 


一字一顿的四个字像冰块一样砸到身上


 


猛地看向开口说话的人,桃花眼里清冷无情透着恶心。心瞬时冷了,是张继科的心。不,不可能是他的眼睛。


 


他也不可能如此恶心辱骂他弟…


 


张继科闭着眼,感受着梦里方博心脏里要被撕裂般的疼痛


 


红着的大大的眼睛,快要握碎的拳头


 


还有身体全部喷涌而出漫天而落的痛苦


 


相对于场上失败或打那么多针封闭的另一种疼


 


方博真狠,闫安的阻止,马龙的暗示,甚至他的女朋友怎么会伤到他。这样的梦里,他先把自己伤个彻彻底底,百毒不侵。


 


张继科闭着眼感受着大雨倾盆而下,打湿一切,雨里面遮掩不住的哭声,怀抱着那个人,所有的倔强固执坚强心冷麻木都有迹可循


 


……


 


梦里全是雨


 


雨里是心碎


 


或许,或许是偶然梦见,或许就是方博最深的心事吧。或许这就是那些年方博藏得那么深的开心与痛苦,暗恋和求不得,欲求与绝望吧。心里有一千个爪子在挠他,又疼又痒,伴随着方博的疼


 


低着头看雨中安好,衣服干净,甚至眼神依旧清冷的和自己有些一模一样的脸的人,这个方博臆想出来的人。


 


你不是我,滚开。


 


他疼大的人,被一个假的人伤成这样,心里明火旺盛,心烦意乱却叫不醒方博。真给他一巴掌让他清醒,你哥什么时候对你说恶心过,乱想什么呢!


 


整个夜晚浑浑噩噩,仿若行尸走肉。意识消失的前一秒,张继科突然想到,整天乱想这些,方博明天怎么起得来。


 


起得来,方博还要陪着他跑步。


 


他试着叫他名字,方博赌气不理他。如大多数人,方博已经忘了梦,只是情绪还记着,记着他哥不要他。


 


那个他一脸无奈,以为是方博不想陪他跑步,揉揉他师弟脑袋安慰。身体里张继科看见这样的方博好笑又开心,他是心里有阳光的小孩儿,有苦闷但永不会阴暗


 


最好这样下去,最好苦闷也不会再有。张继科想摸摸方博的脑袋,安慰那颗经受了一夜风雨的心,但毫无办法。


 


另一个张继科已经伸出手来,揉着那固执上翘的头毛,“别不开心了,再努力点,该是你的都是你的。”


 


心脏又在跳


 


大脑说,“你看,我哥多懂我,我们就该天生一对”


 


“也许我哥早就喜欢我了呢只是没好意思说等我表白”


 
傻子





 


折磨还在,可他保护不了他。他很自责与无力无奈


 


后面的梦里又见过几次那个“赝品”,张继科想捂住方博的眼,耳朵,嘴巴,别看那个人的冷漠,别听那个人的恶言,别回应那个人的恶毒


 


“那不是我”,张继科说了几百遍,方博听不见,是梦魇。


 


能做的就是看着方博淋雨,感受他的心痛,看方博疼得挣扎,还保护着那个赝品不让他受伤。


 


过年时,方博作为二十四孝好儿子陪着方母去了寺庙求平安符。走到一处,方母突然打趣方博说,“那个菩萨专管姻缘,听说挺灵的,你有没有喜欢的人,要不要拜拜?”


 


“妈——”


 


“好了好了,算我多嘴了”,方母笑着去请香,留方博站在原地。


 


眼睛四周看了一边,还是进入了那门,恭恭敬敬地拜了一拜,就出来了


 


张继科听见心说,“想他知道我的心,就一次也行,别无所求”


 


路上遇见个听说也挺厉害的佛,张继科遥远隔着人群恭敬许愿,“求我弟身体健康,有所成,拿世界冠军,必还愿”


 


你可别说,邪气就该正气压。至打那之后,方博再也没做过噩梦。


 


还拿了世界冠军。


 


也许苦到尽头,就该是甜了。方博站在领奖台那一刻,另一个张继科站他旁边笑得生动可人


 


砰砰,砰砰,好吧,还是不停的跳,不知是为了奖杯还是他。


 


都挺好。张继科觉得只要他弟就这么开心,其他就随他吧。


 


还是梦,梦里这次方博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抱着膝盖坐在草地上看天空。


 


天蓝云白,空气清新,还有彩虹


 


是风雨过去后的样子


 


这样像少年般笑着,无忧无虑的方博太多年不曾见了,心口砰砰的跳,是张继科自己的心跳,是他自己的眼睛看


 


张继科看着自己的身体,二十岁的模样,青嫩少年狂


 


好奇怪,最初进入方博身体时没感到震惊,出来后也没觉得惊讶


 


而此时二十多岁的张继科只想随着自己的心走过去,捂住他的眼睛,扭住了头,碰了唇


 


少年继科说,方博,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少年方博说,好啊,你千万别忘了,这是你说的


 


我喜欢上你了方博


 


这梦要醒了吧,张继科第六感告诉他,当自己喜欢上他便是这梦结束时


你的感情我都知道了,我的呢
 


……


 


“张继科,醒醒”


 


“继科,醒醒”


 


“你别吓我啊”


 


“张继科,医生都说你没事,就是从楼梯上摔了一跤,你他妈到底醒不醒啊,我给你讲,你再不醒就不给你看我第一的奖牌啦,你也看不到我的婚礼啦,也不能做伴郎啦,还有五天时间给你”


 


好吵啊


 


这傻子


 


蒙蒙亮的光刺得张继科眼睛疼,还未睁眼,先用手捂住了眼睛


 


“哥,你可醒了,是不是光线刺眼?我我我我我现在就把窗帘拉上,我我我我我现在就叫医生去,还有和肖指刘指导说去”


 


吵死了


 


随着砰——的关门声,房间变暗又安静了


 


张继科揉了揉眼睛,好笑,怎么没有先给杯水喝


 


伴,伴郎么


 


好像是,为了去试方博的伴郎服,走得太急在楼梯上摔了一下


 


冥冥之中故意的吧


 


张继科扭过头看白色的窗帘无风飘摆,夏日的阳光穿过化为柔和的暖光,细缝中能看见蓝蓝的天空


 


那佛挺灵的啊


 


那些愿望还真一一实现了


 


另一边是陪护的小折床,上面还乱放着方博的衣服,还有一些生活用品。看来昏迷时,是方博照顾的他。


 


门开了,方博跟着医生进来,一双大眼睛写满担心


 


“您看看,我哥好了吗?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除了师弟对他师哥身体健康的关心,其他都没有了


 


“方博…”


 


“嗯?干嘛,继科,喝水吗”


 


“你闭嘴”


 


医生检查一遍,看样子基本没什么问题了,反复嘱咐着方博照顾好他,要补充营养,好好休息。方博像小鸡仔般边记边点头


 


算了吧,看在他照顾那么周到的份上,就让他好好过那半生吧


 


还有五天就结婚了啊


 


记得照片上方博她女友挺好看的啊


 


还是伴郎之一呢


 


胃里突然抽搐了下,疼得张继科没控制住发出了声,方博吓得趴在床边


 


本来就大眼睛睁得更大,担心,担忧,还有悲伤…


 


闭了眼再看


 


心脏里生出一丝光,照亮了前路


 


“方博”


 


“嗯?干嘛”


 


“我曾是赌徒,而今也能做信徒”


 


拉着方博的头吻上去的那一刻,张继科想,还愿吗?那就把我还给他好了。


end

评论

热度(98)